洛湖信息门户网
首页
汽车
财经
综合
科技
国际
娱乐
文化
健康养生
体育
旅游
教育
军事
社会
时事
您当前的位置 : :洛湖信息门户网 >健康养生> 「至尊全讯白菜网分类」金华车间几乎停工 青年汽车病危诊断书
「至尊全讯白菜网分类」金华车间几乎停工 青年汽车病危诊断书
2020-01-11 16:26:28    来源:洛湖信息门户网
  

「至尊全讯白菜网分类」金华车间几乎停工 青年汽车病危诊断书

至尊全讯白菜网分类,患者:“庞氏”青年汽车

检查日期:11月22日~12月5日

报告日期:12月13日

检查方法:技术、研发、经营等上下扫描

症状:

水变氢

南阳“水氢汽车”事件中,关于“水变油骗局”“骗补”“故技重施”等的质疑引发广泛关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项目已经停摆,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正式出台处理意见。”

破产

10月21日,法院裁定杭州青年汽车破产。青年汽车集团也陷入困境:办公的员工已经所剩无几,据一位车间工人介绍,车间也几乎停工,“今天有人来参观,所以刚刚叫我们都来了。”

套现

为了尽快引进投资,石嘴山在投资额度未能到位的情况下将矿区交给青年汽车,这些矿区被迅速转手卖给个人,据媒体初步统计,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高达10亿元。到今天,石嘴山汽车项目仍是一地鸡毛,当地政府至今都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从青年莲花的“发迹”,到以建厂为名换取当地资源,再到“水氢车”争议、杭州青年汽车破产……

庞青年的青年汽车仿佛“病”了。他的“造车梦”还能实现吗?青年汽车现状如何?

从11月22日到12月5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多路出击,前往浙江、河南、宁夏的4个城市,

探访青年汽车的现状,探究青年汽车的“病因”,揭开青年汽车的发展路径。

症状1

南阳

半年泡沫破 水氢车项目停摆

南阳位于河南省西南部,是河南省gdp排名第三的省辖市。2019年5月,南阳因“水氢汽车”事件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5月23日,《南阳日报》发布头条文章《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其中提到“水氢发动机可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随之而来的“‘水变油’骗局”“骗补”“故技重施”等质疑,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时隔半年多,记者来到南阳探访。

洛特斯公司 水氢神话从此起,仅剩值班人员

位于南阳市卧龙区中州西路上的“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洛特斯),就是《南阳日报》中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对下线的水氢发动机点赞的地方。12月3日到4日,记者多次实地探访洛特斯,发现车间已经停工,员工只剩下少数办公室值班人员。

洛特斯租用了南阳二机石油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的厂房。据二机的职工介绍,新闻中的水氢发动机汽车没有量产,只是一台样车。经过“水氢发动机”事件,南阳市政府宣布,对该项目持积极审慎态度,之后洛特斯项目就再没有更新的进展。“洛特斯的车间已经停工了,也基本看不到员工。”二机的保安告诉记者。保安帮记者拨通了洛特斯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天眼查显示,青年汽车子公司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在2018年11月27日,注册了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前者认缴金额1.02亿元占股51%,后者认缴金额9800万元占股49%。

新能源汽车产业园

曾经重点宣传,现已不再提起

南阳高新区投资有限公司注册地址是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大楼,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南阳市高新区主任杨新亚。南阳市相关部门、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申请。相关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项目已经停摆,目前政府部门还没有正式出台处理意见。”2018年12月28日,南阳市高新区与青年汽车签订了合作协议,拟投资40亿元建设南阳氢能源汽车产业园。目前该项目尚未立项,没有实质性启动。记者多方了解到,南阳氢能源汽车产业园已经被按下暂停键。

南阳市高新区曾提出建设“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光电产业园、防爆产业园、创新创业园、现代物流园”5大专业园区,也是“水氢汽车”事发前的重要宣传内容。而今年下半年各级领导调研和宣传,都没有提及新能源汽车产业园。

症状2

金华

车间几乎停工,一工人称有人参观才上班

12月5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浙江金华青年汽车集团实地探访时发现,上班的员工所剩无几,据一位车间工人介绍,车间也几乎停工。5日中午的园区门口,一位匆匆赶来公司的工人告诉记者,“平常也不用随时来上班,今天有人来参观,所以刚刚叫我们都来了。”

办公室大多空置 员工状态多为“外出”“休息”

杭州青年汽车是庞青年名下73家公司的其中一个,是青年汽车集团的下属公司。12月5日中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金华市始峰路501号的青年汽车集团。

进入园区后,记者发现,在青年汽车集团的办公楼中,1楼前台已经无人值班,led屏幕也已经断电。据天眼查显示,青年汽车集团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庞青年是其法人代表,也是该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达36.15%。走访5层楼的办公室大厦时,记者发现,办公室大多空置,大概只有近3成员工上班,在诸多办公室门口的工作去向牌上,大多数员工去向都显示为“休息”或者“外出”。

5日中午,在面对员工数量等问题时,青年汽车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运转一切正常,而员工结构则是根据正常业务进行了调整安排。

车间一片冷清

“平常没活儿干,有人参观就来上班”

隔着一个小广场和10余米宽的过道,办公楼的对面是青年汽车集团的生产车间。5日中午,在生产车间门口,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车间中空无一人,但隐约听到有机器发动的声音。

中午12点时,一位匆匆赶来上班的一线工人告诉记者,集团没有破产,但是平常也没有活可干。 “今天是他们(负责人)说有人来参观,所以打电话叫我们赶紧来上班。”上述工人说,如果碰上有人参观的情况,公司会要求他们前来公司,表现出上班的情形。据他介绍,生产车间里的生产线也是这样,决定是否开工的原因也在于有没有人来“参观”。该工人告诉记者,不干活但每个月还是有工资,有时候是2800,有时候是2200,有时候是2000。至于工人的社保等费用,公司已经好几年没有交过了。

症状3

石嘴山

青年汽车 当地不愿提起的尴尬

10年前,庞青年公开表示,要在全国建立10大生产基地,使青年汽车的总产能达到146.3万辆,投资地涉及石嘴山、济南、连云港、泰安、鄂尔多斯、六盘水、海宁等地,总投资计划444亿元。10年后,庞青年一手打造的“青年汽车帝国”深陷债务危机,上述这些基地没有一家成形。而计划投资额最大、事发最早、影响最大的项目就是石嘴山汽车项目。直到今天,青年汽车留下的一地鸡毛,仍是当地政府不愿提起的尴尬,至今都没有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收荒匠随意进出工厂

11月22日,记者来到位于大武口区长胜路的石嘴山青年汽车集团。这片厂区是青年曼卡车的生产基地,也是青年汽车集团在石嘴山的大本营。据附近居民介绍,该基地自2013年底关闭,闲置至今,期间有法院工作人员来贴过封条。除此之外如同被所有人遗忘,无人管理。

记者在厂房里遇到了一位拾荒匠。他告诉记者,2019年起他常常到这里搜罗一些废品变卖,已经把纸张清空,准备再来两次搬走螺母等小件金属。环绕青年汽车厂区的围墙有多处破损,也没有任何安保,可以随意进入。

2010年,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政府签订投资合同书及多份补充合同书,约定在石嘴山市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后还追加了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等项目。然而这些项目“有头无尾”。任先生曾是石嘴山青年汽车厂工人。“石嘴山青年汽车的生产计划没有多少实现了的,后期生产基本停滞。”

青年汽车用煤矿套现10亿元

“用不可持续的资源换取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是早年西北一些资源富集省份招商引资的策略。2012年宁夏工业建设项目配置煤炭资源的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项目投资额在200亿元以上的工业项目,按照固定资产投资每50亿元配置煤炭资源1亿吨。”据此前媒体公开报道,为了尽快引进投资,石嘴山在投资额度未能到位的情况下将这些矿区交给了青年汽车,这些矿区被迅速转手卖给个人,据媒体初步统计,青年汽车通过煤矿套现高达10亿元。

诊断1

技术

“水氢汽车”技术可行 成本非常不合算

南阳市政府曾在新闻通气会上表示,南阳“水氢发动机汽车”,专业名称是“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该技术由湖北工业大学与青年汽车联合研发,定型量产还需要进一步改进完善。

负责该技术研发的湖北工业大学教授董仕节表示,其技术与网传的“水氢发动机”并不是一回事。

湖北工业大学在5月25日在其官网公示了水氢发动机的核心技术方案。从原理来看,首先通过铝合金水解,从而制出氢气,然后氢气再进入氢燃料电池中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出电能。关键制氢技术的创新点,在于研发了一种高效低成本的铝合金水解制氢材料,该材料在自主研发的制氢装置里和水发生化学反应后产生氢气,可实现低成本即时制氢。

汽车工业分析师贾新光向记者表示,将氢气导入燃料电池发电,是目前市面上氢能源汽车的原理。这些车辆需要从加氢站加入液态氢。而青年汽车的“水氢汽车”核心,是车载水解制氢,其本质是车载制氢器+燃料电池,单纯从技术上看是可行的。但目前无论是电解还是光解制氢法均存在能量转化效率低、成本高的问题。

燃料电池汽车系统集成工程师刘昊告诉记者,青年汽车采用的是金属水解制氢。铝不仅反应温和、储量高,价格也合适。但铝极易被氧化,形成致密的氧化膜阻止它与水反应。青年汽车和湖北工业大学采用了金属单质、金属氧化物和金属氯化物中的一种或多种,理想添加剂为铅、氯化镁和氧化锌的混合物。通过这种金属单质和金属氧化物,可以破坏铝表面氧化物,从而让制氢的反应持续下去。

这套方法在技术上的确可行,但是成本上非常不合算。1kg铝粉大约可生成0.11kg氢气,百公里氢气消耗量按照1kg计算,需要的铝粉为9.1kg。目前1kg铝的价格为15元,则百公里耗铝136.5元。同时,铝和水在反应的过程中产生氢氧化铝,1kg铝粉可以产生2.89kg氢氧化铝,按照目前2000元一吨的价格,百公里产生的可回收氢氧化铝26.3kg,总价格为52.6元,也就是百公里花费为83.9元,而加氢站氢气出售价格为40~70元/kg。加上前述的添加剂、制成铝粉的费用,不符合节能和环保的要求。

诊断2

研发

新产品研发 与更新停滞

按照2006年的方案,青年汽车集团与宝腾旗下控股的莲花工程公司合作,推出了“青年莲花”品牌,开始向市场上投放了包括竞速、竞悦、l3、l5在内的4款车型。2008年,青年莲花首款车在贵州下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青年汽车集团办公区1楼的展厅,展示的莲花t5是青年莲花此前拟推出的一款suv车型,在2010、2011年间,青年莲花内部就已对suv车型t5进行了立项,但最终并没有如期推出。而后,随着萨博收购的失利以及2011年与莲花工程的技术合作到期,青年莲花再无力向市场推出新的车型,逐渐被边缘化。

2014年初,青年汽车出现资金短缺的问题,青年莲花工厂停产停工、项目瘫痪、拖欠工资的新闻开始相继出现。据新京报报道,在2015年,青年莲花尝试转型向新能源业务,当时,青年莲花将位于济南和杭州的两个生产基地改造成了电动车生产基地,拿到了数亿元补贴。不过后来,工厂因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被列为“僵尸企业”。2017年7月,青年莲花因资金链不足,新产品研发与更新停滞不前,被法院裁定破产清算。12月2日,记者在杭州的青年莲花看到,厂区空地已种满了蔬菜。

诊断3

后遗症

留下两块空地 和一堆烂摊子

石嘴山矿业集团与青年汽车及其相关控股公司合资组建了国马科技股份公司,矿业集团仅占30%的股份,庞青年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11月24日,记者来到国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记者发现,国马科技就位于石嘴山矿业集团内部。矿业集团还专设有“青年汽车相关遗留问题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矿业集团总经理王学担任。

然而“这个遗留问题处置工作组也无法解决问题”,矿业集团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小组已搬迁至石嘴山市信访局。记者向当地政府部门表达想要了解青年汽车项目的意愿,但石嘴山市信访局、招商局、司法局、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部门,都表现得讳莫如深。记者获悉,当年经手的相关人员均已离任。石嘴山市高新区管委会办公室相关负责人李菲向记者坦言,“石嘴山市政府也是受害者,是它的债权人。”他指出,“青年汽车在石嘴山是个烂摊子,有两片地,一片在高新区产业园区所属范围内,另一块在往平罗方向的路上,长期荒芜,是彻彻底底的‘僵尸企业’。”

药方

破产清算?

债务重组?

除了已经破产的青年汽车、青年莲花,庞青年名下已经破产或正在执行破产程序的关联公司,还有浙江青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而青年汽车集团也曾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今年8月,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青年汽车向法院提供的答辩材料显示,青年汽车2018年期末资产为15.83亿元,负债7.35亿元,资产超过负债,不构成法律规定的破产条件。金华中院最终驳回了破产清算的请求,并认为存在通过自行协商等方式解决债务清偿问题的可能。而青年集团给出的方案是债务重组。

2019年1月5日,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2019年5月6日,青年集团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

青年汽车集团认为,破产程序不利于包括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如进入破产程序,青年汽车集团将丧失全部汽车生产资质。根据重组计划相关协议,破产程序将导致正在进行的重组计划失败,不利于维护其他债权人利益。

上一篇:看电视会使宝宝近视吗?答案很多人都想不到 下一篇:陕西蒲城警方通报“女子深夜遭殴打抢劫”:嫌疑人已被抓获
热门资讯
农历编算和颁行出台国家标准 春节、端午放假与它密切相关
猜你喜欢